当前位置:秦巴网 >> 
他用病残之躯撑起一片教育蓝天

    在宣汉县与重庆城口县、开县交界的深山峡谷中,有一位用病残之躯,撑起一片教育蓝天,将自己的满腔爱心和全部知识才华奉献给山区学生的优秀教师。他就是荣获“全国师德先进个人”称号的宣汉县鸡唱乡黄连村罗家梁小学土家族教师胡青贵。

    1989年6月21日,一场预想不到的灾难降到了年近四十的胡青贵老师头上:蛛网膜下腔出血,导致血液凝块压迫传导神经,左半侧身子从头部到脚全都失去了知觉,右手、右脚虽未瘫痪,却也不听使唤……

    胡青贵是村里第一位师范毕业生。他原本在乡中心小学校教书。可是,当看到老家罗家梁小学由于条件极其艰苦,从外地派去的教师几乎没有一个安心在当地教书时,胡青贵便于1981年秋毅然打报告,辞去了令很多人羡慕不已的乡中心校的教学岗位,回到了罗家梁小学任教。

    为能重新站到讲台上去,胡青贵跟病魔展开了一场顽强不屈的搏斗。凭着坚韧的毅力,他终于能爬起身子,端坐在床上或地上;右手也能听使唤了,右脚也渐渐灵活起来。终于,他可以拄着拐杖,沿着墙,一步步慢慢向前挪动了……

    1991年4月,胡青贵老师得知在他生病期间上级派去的一名代课教师辞职的消息后,心急如焚,立即向乡政府和乡中心校递交了返岗申请书。鸡唱乡乡长和乡中心校校长来到他家,见他病情虽有所好转,但他连自己生活都还不能自理,便劝他继续在家安心养病。可他却坚决地说:“我左半边身子残废了,右半边还是好的,还能用嘴巴讲课,还能用右手拿粉笔……”最终,乡长和校长拗不过他,只好同意让他试试。

    第二天,妻子在陡峭的山路上艰难跋涉了6个多小时,把胡青贵背到了他魂牵梦绕的罗家梁小学。

    罗家梁小学坐落在二、三组交界的一座孤零零的山梁上,海拔约有1700米。两间没有窗户的土墙教室,夹着当中一间教师宿舍和伙房,学校占地面积不到300平方米。学校距胡青贵家有5公里之远,学生最近的也在1.5公里,远的则有15公里以上。由于山高坡陡,四肢健全的人要长年累月坚守在学校都很不容易,对生活尚需要有人照料的胡青贵就更难了!

    但幸运的是胡青贵有一位贤惠的妻子,每学期开学时,妻子都会将他背到学校,然后定期给他送去柴米油盐等生活必需品,还代他到乡上为学生领取书籍和作业本。学校的另一位老师赵福太则承担了为胡青贵煮饭之类的活。即使赵福太要回家,也要在回家前将胡青贵所用的柴和水备足,把菜洗净切好,这样,胡青贵用一只手就可以生火、煮饭和炒菜了。

    生活上的困难也许还不足以难倒胡青贵,真正让他为难的还是教学工作。讲课,他靠坐在竹椅上还好点,但要直起身来在黑板上板书就相当困难了。一天,当同学们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胡青贵撑起身子打算到黑板前面去板书,不料却按翻了椅子,重重地摔到了地板上。同学们顿时惊慌失措,哭着,喊着,叫着,乱成一团。忙乱中,年幼的学生们怎么也没能把他扶起来。直到赵福太闻讯赶来,方才将他扶上了竹椅。回到椅子上,胡青贵如没事一般,反而宽慰学生们说:“没得事!没得事!”休息片刻,方才喘过气来,他又忍痛继续上课了。

    学生廖义平的家离学校有10多公里。读3年级时他突然辍学了,胡青贵多次叫人带信叫他返校读书,但却仍不见他返校。于是,胡青贵便决定利用星期天亲自去廖义平家作动员工作。那天是农历冬月初七,大雪封山。天刚亮,胡青贵就拄着拐杖,冒着鹅毛大雪,从学校出发了。在陡峭狭窄的羊肠小道,上坡时,他就侧卧在雪地上,把全身的重心移到拐杖上,让右腿拖着失去知觉的左腿,一寸寸慢慢向前爬行。下坡时,胡青贵则侧坐在雪地上,用拐杖拄地滑行,手和脚被磨破了,鲜血点点滴滴洒了一路。一段常人只需一个多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他用了整整8个多小时也没有走完。眼看尚差3公里就达到目的地了,谁知,在一个陡峭处,他不慎脚下一滑,竟滚下了一个一丈多深的雪坑。

    村民胡子春发现了雪地上的这条血迹,还以为是受伤的野兽在逃亡时流下的血,于是,便循着血迹追踪。忽然,前边的血迹不见了,他四处搜索很久,才发现被漫天大雪覆盖、已经冻僵过去了的胡青贵。他大吃一惊,立即跳下雪坑,将胡青贵背了上来,并把他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热他。在得知胡青贵摔下雪坑的原委后,胡子春“埋怨”道:“你也真是,这么大的雪,还去动员啥子学生哟?走,我背你回去!”说着,便俯下身,不由分说地把他驮在背上要往回走。但胡青贵却死活不肯,他强行挣脱下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不行!你不能让我白跑一趟!”胡子春见状,只好默默重新背起他,向廖义平家走去。

    临近黄昏时,廖义平父母看见满身雪花的胡青贵来到他家,一时竟呆呆地楞了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第二天一早,他们就把孩子和胡青贵一起送回了学校。

    据村民们介绍,近7年来,胡青贵动员学生入学累计达50人次,总行程近1000公里。

□本报记者 邱霞 王兴寨